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HE】第十二章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 (中)    

第三章 (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 (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 (中)      第五章 (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 (中)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 (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上)

第八章 (中)   第八章(下)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中) 第九章 (下)

第十章 (上)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上)   第十一章 (中)

第十一章 (下)   第十二章 (上)

第十二章 手中有剑 眼前有你(中)

马龙和水谷隼说话的时候,许昕并没有留在大殿。他牵着方博,来到了偏殿。此时由于辽国的龙太子在十年后重出江湖,侍卫侍女们也都涌进了正殿看热闹,这偏殿一时之间倒是空空荡荡。

许昕拉着方博坐下,微笑着与他四目交会,两人心中悲喜交织,宛如隔世。也都是心潮汹涌,千言万语,却都又不知从何说起。

看了良久,许昕叹了口气,说道:“博儿,我先看看你。这会儿没人了,让我看看你的伤,好不好。”

方博低下头,摇了摇头,复又抬起头来,说道:“不要,我已经变成丑八怪了,不要看我。”

想到方博现在心中的痛苦,许昕强忍住自己内心的痛,嬉皮笑脸的说道:“夫君的话你敢不听吗!”

“谁..谁是你夫君…不是…谁说你是夫君。”方博开口刚想怼回去,突然想起刚才许昕在天下英雄面前的那段惊世骇俗的表白,又是害羞又是气恼。

许昕一把搂过方博,在他耳边低声细语道:“方博,这段日子,我真的好想你,每天都在想,睡前想,醒来想,做事的时候想,发呆的时候想,和龙哥说话的时候想,和尚坤说话的时候想,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方博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许昕觉得自己的肩头又湿了,想来是方博又被感动的潸然泪下,几个月来的屈辱痛苦似乎在这一瞬间都得到了回报,心中又是甜蜜又是酸苦,紧紧地抱住许昕。

什么都不用说,两人就这么依偎着,甜蜜又温馨。

昕博二人正享受着此时的平静缠绵,大殿外的马龙,已经和水谷隼战到了一处。

当年辽国南院大王萧峰的降龙十八掌,最大的特点是刚猛无铸。一招亢龙有悔出去,摧枯拉朽,势不可挡,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掌,江湖上却是无人敢接其锋。马龙是萧峰在辽国时收的弟子,想来萧峰当年在失手杀死自己最爱的阿朱后已决定不再独活,将除丐帮帮主才能学的打狗棒法以外的一身武艺,都传给了马龙。马龙天资聪颖又勤学苦练,竟又在萧峰去世后将降龙十八掌加入了自己的理解。他的降龙十八掌,能收能发,收发自如,甚至达到了至柔至刚的另一种境界。

水谷隼收起自己常用的长剑,竟是摆出了出掌的姿态。马龙想起他刚才说的研究自己的武功路数三年之久,想来是研究出了能克自己降龙十八掌的招式。水谷隼身形突起,一掌向马龙袭来,马龙见他来掌并不刚猛,便左掌一转,右掌还以一招“见龙在田”,这一掌有发有收,留了些余力。双掌一交,啪的一声轻响,两人立即回收。

“好小子,没想到这几年的功夫,他的武功进展的这么快。“马龙心里暗自想道,若是他不是水谷家族的人,若不是他折辱方博又下了剧毒做下了这么多错事,马龙真是有心惜才想把人招致麾下。

水谷隼那儿就不一样了,虽然表面上水谷依旧云淡风轻,仿佛刚才轻松接了马龙一掌,但内力真气已乱。他刚刚和许昕鏖战过一场,被许昕的浩瀚剑气所伤,当下再和武功修为尚在许昕之上的马龙对抗,实在是力不从心。

水谷隼提起真气,在自己体内走了一遍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的真气已经无法汇至一处,内力恐怕已无法完成全力一击。他暗暗捏了一下拳头,似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双手突然出手击打自己头部几个大穴。马龙看着这自杀式的出手愣了一下,想着这是什么诡异招式,难道是传说中的东瀛忍术?正想着只见水谷隼突然狰狞一笑,眼睛寒光大爆,马龙看着他的眼睛,身子一震,突然感到一阵强烈的恐慌,心脏跟着“通通”狂跳,彷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扼住了咽喉,几乎喘不过气来。水谷隼狞笑着张嘴不知在念叨着什么,目光凶厉,马龙呆呆地望着水谷的眼睛,心中那股莫名的恐惧越来越强烈。周身渐渐冰冷,手指却突然颤动起来,继而痉挛似的传向全身。

场下突然传来了周雨的声音:“糟了!龙太子恐怕是中了这东瀛忍术的摄心术了。”周雨是王语嫣和慕容复的独子,受王语嫣的影响,读完了自家的所有武学秘籍,以至于跟他娘亲一样,成为了一部武学活词典,对天下武功了如指掌。加上周雨本人对旁门左道、奇门八卦、江湖秘术均有涉猎,因此很快便看出了水谷隼这诡异杀招。

马龙听到摄心术,强迫自己集中念力。但一旦陷入,整个身体如同被巨蟒缠住,无法轻易挣脱。耳边风声呼呼,人群的喧哗声都越来越远,越来越远,几乎就要听不见了。自己粗重的呼吸,狂乱的心跳,都闷雷似的在耳边轰隆作响。隐隐之中,只觉得有一股暴戾的杀气随着一股并不强大的内力,急速朝着自己逼迫而来。身体再不有动作,混乱的内力遭遇强击,轻则重伤,重则真气乱入甚至可能当场走火入魔。

突然,一声苍凉诡异的笛声陡然响起,带着奇特的节奏,跌宕起伏地飘向了马龙耳边。受其干扰,水谷隼的目光突然一黯,马龙的神智顿时清醒过来,瞬间便从那摄魂锁缚中脱离而出。马龙心中直呼侥幸,多亏方博及时相助,否则自己今天恐怕就要阴沟里翻船了。但他一时之间没想到的是,方博此刻人还在偏殿,而且方博没有内力,无法将内力凝在笛声中朝他飘来。

“砰!”虽是躲过了水谷隼的全力一击,但刚猛的掌风,仍是撞在了他肋骨之上,马龙朝后直退几大步,突出了一口鲜血,耳畔却又听到了刚才那一声苍凉的笛声。

“是继科!这个笛声,不是方博,是继科!继科救了我!”想到这个,马龙心头大动,彷佛有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斗志立刻昂扬高涨起来。

马龙使出一招飞龙在天,身子竟悬空凝立在空中,一动不动,衣襟随着笛声的跌宕起伏,随着体内鼓出的内力上下翻飞。马龙大喝一声,身子急速旋转,“轰隆”一声巨响,一团真气当空裂爆,突然朝着四面八方急速扩散,水池里水花四溅,真气气浪轰然卷扫四方。

水谷隼眼见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只能拼尽全力,将体内最后一道真气全力朝着马龙胸口撞过去。马龙侧身避让,周身真气滚滚,直面水谷隼这一掌。“砰”地一声重响,掌风在撞向水谷掌风之前,忽然弯折回转,霹雳似的划过一道弧线,不偏不倚打上了水谷的右胸脉门。

水谷隼被这降龙十八掌中的最后一掌神龙摆尾击中,经脉断裂,喷出一大口鲜血,跌下了台面。

眼见这场比试已分胜负,许昕和方博又回到了大殿。看着地上已失去意识的水谷隼,许昕上前想了结了他性命以泄心头之愤。

 “留他一条命。”马龙开口说道,“我不跟他清算,继科可要好好地跟他算一算账。得罪谁不好得罪他们逍遥派,还是最受宠的小师弟,交给他们比让你现在就杀了他,要有趣多了。”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