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HE】第十一章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 (中)    

第三章 (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 (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 (中)      第五章 (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 (中)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 (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上)

第八章 (中)   第八章(下)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中) 第九章 (下)

第十章 (上)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上)

第十一章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中)

第二日,驸马招选照常进行,这第一项,便是世家子弟的武功比试。

许昕坐在擂台边,眼睛虽然是盯着擂台,心里一直在惶恐不安。这个水谷隼到底是什么企图,方博为什么会落入他的手中变成奴隶,为什么方博见到自己不反抗而是要装作不认识,昨日水谷隼最后那一眼的挑衅又明显是冲着自己来的,为什么不单独找自己而是这样大张旗鼓的把方博带到了大理。这一个一个的谜团一直在许昕心中环绕,越想越不安,越想越不对劲。台上比试虽已过了半程,水谷隼这一行人却还并未现身。

“扶桑国王子到。”

话音刚落许昕便跳起身,往大殿正门口看去。果然,今天水谷的出场比昨日更加张扬,不仅奴隶人数变为了十二人,一行人更是自行还奏起了鼓乐。再定睛一瞧,许昕果然又看到了方博。他默默地混藏于那列奴隶之中,依旧戴着个面具。黑色长袍外系着一个腰带,将不盈一握的腰肢曲线凸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一阵风吹来,黑袍卷扬,笔直白皙的长腿在黑袍下若隐若现,竟是一副勾人心魄的美景。一时间,和方博在一起时的笑闹和温情场景,潮水般涌入了许昕心头,整个世界仿佛突然变得一片宁静,耳边只听见他这踏在节奏上的前行足音,那脚步仿佛一声声踩在自己的心上,带来甜蜜而酸楚的疼痛。

过了片刻,他才如大梦刚醒,回过神来便瞧见许多人惊讶狐疑地朝着方博指指点点,想来是看见他的穿着打扮,又想起江湖上传言的扶桑贵族和奴隶之间的荒淫之事,脸上尽是鄙夷。

水谷隼到达大殿后,便跳上擂台,直接点名开口挑战许昕。许昕站起身,对着水谷说道:“今日比武,我们点到为止。待陛下招选驸马大事完毕,耶律昕还要向王子好好讨教一事。”

“乐意奉陪。乐奴,来为我吹奏战曲。”

 许昕心中咯登一下,看来这水谷果然是冲着自己而来,此时故意让方博在一旁吹笛,明显是要让自己分心。方博轻轻起身,低着头走到殿前环廊上,他轻轻向段誉点了点头,双手举起玉笛,嘴唇微启,抵在吹音孔上。

许昕刚想要开口说话,突然便眼前银光一闪,人影疾飞,长剑如狂风般朝许昕急攻而来。许昕一愣,那剑式疾若闪电,转眼便至眼前,许昕一时竟无暇出招,只能先急速飞退。那剑光也是如飞沙狂舞,穷追不舍。“刷刷”几声,许昕衣裳接连绽裂,刹那之间,竟已受了七处轻伤。而且无论许昕如何用轻功躲闪,剑气离他咽喉等要害始终只有三寸之距,稍有不慎,立时便要命丧当场。几次想要拔剑,也都被其迅猛的剑气完全压制。许昕心中暗道:“若单论招式和轻功,此人实力绝不在自己之下,刚才一心想着方博,被他抢占了先机。快字既然抢不上,那就只能用内力取胜了。”身影变幻飞舞,找准水谷后退撤招的一个缝隙,一道剑光冲天而出,浩瀚神功第五式,破锋剑终于出鞘。

“当当”几声脆响,水谷隼被内力震得飞起,虎口震裂,长剑几乎甩脱出手。许昕又忍不住往方博那儿看了一眼,见他虽是吹着笛曲,但看他看过来,眼中突然闪过温柔、凄楚、关切的神色。水谷隼见许昕分心,剑势登时又跟紧过来,从许昕脖颈右侧半寸处闪电而过,竟削下了许昕数十根发丝。

许昕怒不可遏,内力暴涨,身子瞬间一移,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是使了个什么招式,那银亮的剑光便从水谷隼右肩没入。

檐铃脆响,全殿寂然。笛声中断,绕梁回荡。

众人惊骇地瞪视着擂台上方这突变的局势,只是转眼之间,许昕左手用内力震断了水谷隼的长剑,转到右手后一个反转,断剑正抵在水谷隼的左胸,只需再进半寸,立时便能贯穿心脉,神鬼难救。

“说!你把方博怎么了!”眼见许昕抬手便要刺下去,一道剑气直冲而来,精准的打掉了许昕手中断剑,抬头一看,正是大理国的当朝皇帝使出的六脉神剑。

“贤侄手下留情,擂台比武说好点到为止。两位若有私人恩怨也请待小女招婿大事完成之后再解决。我看两位年纪轻轻武功修为便如此令人惊叹,不如今天握手言和,改日再另行切磋,如何。”

许昕一顿,听出了段誉是在暗示自己既已武功上压制了水谷,当以大局为重,不必在众人面前直下杀手。看着水谷隼甚至带着一丝笑意地望着自己,想道:“东洋人故意激我发怒,妄图搅乱招婿大会,破坏我辽理同盟。我若是此刻沉不住气,岂不是正中他们圈套?”

“刚才这位公子笛声悠扬美妙,让人如痴如醉,不知能否脱下面具让天下众英雄一睹真容。”段誉见局势稍缓,便想转一个话题,重新开始驸马之试。

这一句话不说不要紧,水谷隼立刻一副猥琐的表情说道:“陛下,不是我小气,只是我这乐奴有个怪脾气,衣服可脱,面具却万万不能摘,就连我拿他也没办法!今日陛下既是开口想要看看他的容貌,那若是天下众英雄谁能今天将他面具除下,我便将他送人一夜!”

“此言当真?”人群中竟然有人答话,想来是被这乐奴的身姿和风采所倾倒的浪荡子。

水谷隼点头笑道:“此次选婿大会,大理皇帝陛下为公主选秀驸马,留下一段佳话,我们客随主便,也依样画葫芦,聊以助兴。今日谁能摘下乐奴面具,便可做他一夜的主人,至于是听曲还是别的什么,任君处置,绝无戏言。”

话音末落,竟又有几人轰然应答,争先恐后地朝台上而去。许昕正因为刚才水谷隼这个荒唐提议气到快爆炸,见这几个登徒子上来更是怒从心头起,憋了半晌的怒火在这一刻一齐爆发,大喝一声:“滚!”

话音未落,浩瀚真气滔滔鼓舞,只听“扑通”几声,那数十道人影纷纷后退。许昕回身,冷冷地扫望台上余下的几人,冷笑着说:“再上一步,遇佛杀佛。”

大殿众人大哗,自许昕扬名江湖以来,一直以性格潇洒随和著称,不知为何今天竟判若两人。尤其那双眼神凌厉骇人,杀气爆裂,令人一望竟能心生惧意。

在一旁一直关注的场上局势的樊振东倒抽一口凉气,喃喃道:“想不到昕哥发起狠来,竟也这般凶恶。”周雨此时也来到了樊振东身边,对他说道:“小胖,你一定要随时盯着昕哥,我来盯着方博。昕哥为方博冲冠一怒,现在方寸已经大乱,保不准还会做出什么惊人之举。”

眼看场面又要不可收拾,段誉又开口道:“贤侄,只要这位公子愿意为了你摘下面具,朕自会给你做主,不会让在场的任何人为难你。”

许昕跨到方博面前,望着方博,一字一句地说道:“方博,今日就算与天下人为敌,我也一定要带你离开,看谁能拦得住我!”

过了好一会儿,眼前人开口道:“许昕,你这又是何苦。今日不同往日,你忘了我吧。”

“方博,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忘了你?你听着,我不管你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你始终都是我的世界第一博。”声音沉痛而嘶哑,每说一句,便又向方博靠近一步。

方博后退了几步,含着泪望着许昕说道:“许昕,有你这几句话,我这辈子什么都值了。我收回刚才的话,你要一直记住我从前的模样,不许忘记我……”突然右手一翻,手中竟然出现了一把匕首,朝着自己心窝刺去。 




第二世民国AU的那章婚礼,我化用了周润发那版的上海滩冯程程和丁力教堂结婚那个场景和桥段,发哥那时候才20岁,那个冲到教堂后那一段无声的眼神戏,真是看一次心疼一次。这一章,我化用了《搜神记》里纤纤招婿那段的场景和桥段。据说搜神记也要拍电视剧了,但如今20岁的小鲜肉,恐怕只能靠配音来增加角色好感了。

下一章传说中的龙哥终于要出场了!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