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HE】第十一章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上)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 (中)    

第三章 (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 (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 (中)      第五章 (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 (中)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 (中)   第七章(下)  第八章 (上)

第八章 (中)   第八章(下)   第九章(上)   第九章(中) 第九章 (下)

第十章 (上)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 只怕热泪 不怕刀锋(上)

辽国

“傻笑什么呢跟个二傻子似的。”马龙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家弟弟。

“方博又给我写信啦。”许昕小心翼翼地把信收好,继续傻笑着说,“他说让我安心国内政务,不要挂念他,他和郑荣植接到小胖和周雨的邀请,去大理国玩儿去啦。”

“那正好,你也要去一趟大理,回来的时候顺便把他俩接回来吧。”马龙说道。

“我要去大理?”许昕一头问号地抬头。

“大理国的番番公主正在招驸马。你与番番从小相识,你又未对外公布婚讯,大理的皇帝段世伯这次指名要你参加。”

“那怎么行?被方博知道我又要哄好久,这不成不成。就跟世伯说我生病了旅途劳顿去不了了。”

“猎王叛乱刚过,国内确实没有更优秀的未婚才俊能去了,你就去充个数,擂台比试的时候你看着输个谁谁谁不就好了。难道你非要看各国是怎么笑话我们大辽朝中无人吗?”马龙脸一沉,气场立刻威压下来。

“成成成,我去一趟还不行嘛。倒是你龙哥,科哥这次肯定也被指名参选,国内大局已定,高远他一个人也能扫尾,你不跟我同去吗?见一面也好啊”

“算了,见着了也是徒增伤感,更何况我怕一见到我,反而刺激他毒发。”马龙背着手推开窗户,望了望天。

“见一面这怎么就能毒发啊,不做爱人,朋友间坐下来吃个饭喝个酒也不行吗。”

“朋友?我于心有愧,这么多年,我依旧放不下。大昕,他中的毒叫‘孤星散’,一旦发作的时候,别说是在一起,只要看见心爱之人,身体便会疼痛不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疼起来是一身一身的冷汗,他抱着我不让我走,疼的全身发抖,每一次的最后都是以他疼晕过去再疼醒过来这样反复。所以这毒才叫孤星散,一旦中毒,只能做天煞孤星,从此不动心,不动情,做一个无欲无求的活死人。”

“我有一句话憋了很久现在憋不住了,就算科哥再给我种几个生死符我也要说了。龙哥,这个世上,看过《浩瀚》全本内容的,可能只有张继科一个人了。也就说,这十年来,从一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知道自己的毒怎么解法。只是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隐瞒,甚至亲手将石壁上的最后几页内容毁掉。我想来想去,只有这解毒方法,和你有关这一种可能。”

留下震惊中的马龙,许昕一个人离开了房间。

大理国

“昕哥,你也来啦。方博呢,那个醋坛子竟然放你来选驸马啦?哦我知道了,博哥说他以后是要娶公主的人,是不是他自己也打着逍遥派弟子大旗来应选了,昕哥我支持你,把人抢走给点教训。”周雨见到好久不见的许昕,也是开心极了。

“你没和方博郑荣植在一起?”许昕一听这话,脸色登时一变,急了。

“没啊,我们上次嵩山分别后就没再见面了啊。郑荣植是谁?”周雨收起笑容,赶忙问道。

“什么?!”许昕立刻掏出贴身放着的几张信纸,又翻看了几遍,“不可能啊,这确实是方博的字,他写我那个昕一定要把日和斤分开距离写,以此嘲笑我胖。而且这其中还提到了我们在孤岛时候的对话和事,这可是别人万万不可能伪造的啊。”

“方博没和你一起?那他是不是回天山啦,如果他师兄不见他肯定早就杀过去找你啦。”

“我担心,有人也用博哥的字迹给他师兄也写了信,说他在昕哥那儿或者我们这儿。”樊振东不知何时也赶了过来,看来也是着急想见他博哥和昕哥。

“我得走了,小胖,烦请转告大理皇帝,耶律昕家事紧急,已赶回大辽,日后再来给世伯请罪。”

许昕正要走,突然传来一阵喧哗,“扶桑国王子水谷隼到”

樊振东一听日本国王子到,只能先去以礼待客。许昕对什么扶桑国人马没兴趣,他现在一心只想去张继科那儿看看方博在不在逍遥派,如果不在,那,后面许昕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昕哥,昕哥,你快看!”

听到周雨的惊呼,许昕抬头看向周雨手指的方向。走在最前的四个大汉身高八尺,都劲装弯刀,昂首阔步,神色极是傲慢。后面跟着走进来了一个青年,一双不大的眼睛似闭非闭,却在看到许昕了之后猛地一亮,右唇勾起一道冷笑。在他身后,又是跟着八名黑衣人。但这八名黑衣人手腕脚踝均锁着细细的铁链,行走之间叮当脆响。脸上都带着面具或者面纱,神色因为面纱遮掩看不到,但从眼神看出来都是异常惶恐,不敢四下张望。

”看到没,这些都是扶桑国有名的九州奴隶,想不到这扶桑王子竟将他们千里迢迢带到了大理,这排场,这驾势,看来来者不善势要占得驸马之位啊。”众人窃窃私语道。

“方博?”许昕定睛一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上前一步,也不顾什么贵族礼仪,直接抓起其中一人的手腕,就要上前揭面具。

“公子自重。”那位黑衣人往后一躲,眼睛却是不敢直视许昕。

“方博,是不是你!”

“乐奴!”水谷隼开口唤道。黑衣人立即跪下,低声道:“主人有何吩咐?” 水谷隼笑道:“乐奴,这人说你是逍遥派的那位方公子,你告诉他你是不是方公子?”

黑衣人语掉平静地回答:“我只是您的奴隶,不管方公子还是圆公子,乐奴与他们比都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岂敢高攀?”

许昕听他声音语气,与方博都是截然不同,将信将疑,心想:“方博从小被科哥宠着长大,他们逍遥派又一贯心高气傲,肯定是不肯受如此之辱的。而且方博看见我,这里又是大理的地界,肯定是要先哭一番的。”

“那还愣着干什么,还不随我进宫觐见。”

名唤乐奴的黑衣人低应一声,跟着队伍继续向前走去,转身凝视许昕的眼神里忽然泪光滢滢,悲伤欲绝。

“昕哥,你先冷静。”周雨一把拉住要上前动手的许昕。“你放手周雨,他肯定是方博!你放开我!”

“昕哥!这是大理皇宫。你先忍一忍,明天招选驸马之时,你还能见到他的。到时候我们再随机应变,救博哥出来。”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