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第七章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下)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 (中)    

第三章 (下)        第四章(上)     第四章 (下)    第五章(上)  

 第五章 (中)      第五章 (下)     第六章(上)  第六章 (中)

第六章(下)     第七章(上)   第七章 (中)

第七章 只要情浓 不要武功(下)

钻过轰开的石壁,原来里面是一条窄窄的孔道,那孔道竟然仍是一路盘旋向下,许昕走在前面,左手举着匕首,右手牵着方博,小心地在这孔道里前行。约莫走了半个时辰,眼前又出现了一处石门。他将匕首交给方博,运劲推开石门。石门打开,两人又是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石门后竟是个极大的石洞,足可容得千人之众。

方博迈入石洞中,叹道:“想不到真的是‘别有洞天’啊,这里竟然还有石凳,石桌,你看这墙上甚至还有火把与火折。这小岛,到底藏了什么秘密啊。”许昕踏步上前,将火把点燃,举起火把朝四周一照,顿时又是一惊。只见右首洞离地数丈处突出一块大石,似是个平台,大石之后的石壁上刻着一段文字,只是距离尚远看不大清楚。再将目光转到左侧,石壁上有几百幅用利器刻成的简陋人形,每个人形均不相同,或举手,或踢足,好似在跳舞。

“许昕许昕,这些好像刻的都是武功秘籍啊。”方博虽然不会武功,但从小在张继科身边通读了天山派的所有武林秘籍,现下看到这些人形自是相当熟悉。

许昕从左侧向右侧看过去,看着看着,见壁上所载武功心法已与自己过去所学全然不同,不但与现有武功无丝毫共通之处,而且某些看来简直是异想天开,与传统武学要旨背道而驰,却奇妙的出现了克敌制胜之效果,实在是妙哉。而方博呢,从右侧向左侧看去,感觉是些下毒和投暗器的手法,大略看下来,壁上所载内容,手法之阴毒之狠辣,简直让人十足胆寒。方博本不屑这些阴狠手法,但转念一想,自己和许昕日后在江湖上行走,难保不会遇到阴狠的对手,这些阴狠手法自己虽然不会使用,但为了自保,还是决定知己知彼,一路读将下去,额头都出了一层冷汗,世上原来还有这么多种害人的毒法,真是匪夷所思,人心难测啊。

两人走到中间汇合时,许昕感慨地说道:“想不到,这孤岛上,还曾经住过一位武功如此高深的前辈。“说着许昕拉过方博来到石壁前,指着石壁上或动或静的人形图案,继续开口道,”一开始我也以为这些图案是用刀剑或是尖利石器所刻,你再仔细看看,有什么奇怪之处吗。“

方博好奇地盯了一会儿,说道:”好像这些小人都挺粗的。“

“是啦,这些小人的线条都有一指之粗,恐怕这些我们现在看到的图案,都是用指力所刻。”

“天呐,那要何等精纯浑厚的内力。”看着看着,方博突然叫了起来:“许昕,快来看,这里有字。“许昕用手摸了摸,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这,好像是契丹文字啊...”

“可惜我们不懂契丹文字。咦,这里也有一排文字,好像也是某种民族文字呢。“方博指着石壁另一端的几行画符似的文字,”哎,这要是西夏文多好。呀许昕!汉字!汉字!“

许昕顺着方博所指方向看过去,原来方博指的就是右侧大石上的那段文字。两人施展轻功跃上大石,借着火把之光,许昕念道:

“刀剑如梦,恩怨似风;

爱矣恨矣,皆入浩瀚;

有情皆苦,四大皆空;

无罪无业,无德无功。

少室山一役,空远、空博终大彻大悟,皈依佛门。然红尘中亲缘纷扰,武林内亦寻仇者纷来。故老衲携弟子自中原远渡东海,远离纷争,一心向佛。机缘巧合,于海湾处遇一弥留死士,其所托《浩瀚》一书,也零落至此。老衲远离故土,余生不可知,终觉受托之愧。与空远空博二徒刻《浩瀚》于岩壁,重宝秘术,愿付有缘。“

这一看不打紧,两人面面相觑,都不敢相信自己这番一连串的奇遇。方博对着许昕有点不敢相信地说道:“许昕,这真的就是我们要找的《浩瀚》吗?“

“世人只知当年少室山一战,萧远山和慕容博两位老英雄,在一位少林扫地僧的点化下,摒弃一身戾气,明白了家国仇恨、生死离别都如梦境,双双大彻大悟,皈依三宝,不再过问世间恩怨。想不到原来之后为了躲避武林侵扰,三位高人竟然来到了这个小岛,一心向佛,又阴错阳差地在出海前得到了秘籍。难怪这里会有契丹文字,那刚才那些个看不懂的文字,想必是慕容氏的鲜卑文字了。此番我们在大海上先遭人背叛毒害,又遇风浪船毁人伤,没想到真的应了那句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竟然被我们误打误撞漂到了这个岛上寻得了江湖上人人想得到的《浩瀚》中的武功。方博,你不是说你师兄的伤只有《浩瀚》中的武功才能救吗,现在我们找到了,你师兄有救了!从现在开始,我就全力助你习得这岩壁上的武功。虽然你没有武学基础,但我们在这里有的是时间,你又这么聪明,一定很快就能学会的。“许昕越说越是激动,差点没忍住一掌拍在方博肩头。

两人跳下平台,又回到了平地上。方博看了看这满满一岩壁的秘籍,又转头看了看许昕,似是打定了什么主意般的点了点头,说道:“许昕,你可以为我做一件事吗?“

许昕虽然有些迷惑,依然回答道:“当然,什么都可以。“

“我要你用最短的时间,把这《浩瀚》上的武功学会,这样你的疮毒才能真正的解了。“

许昕转过头,正对上方博的目光,心头又是一震。其实方博的目光他岂有不明白的?他生性仰望汉唐游侠,也并非什么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这种迷恋的目光他不知看过多少。他曾经也想点破,但一来此事有些尴尬,二来一旦点破,他知道依方博的性格,不是就此一直跟着他,就是扔下他一走了之,从此再不见面,相忘江湖。无论哪种,他都不愿。那时候他也没深究自己为什么两者都不愿,只是后来二人流落海岛朝夕相处,又遭刚才那番生死之间的奇遇,他才渐渐明白了自己的心。许昕掰过方博的肩膀,盯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认真的说道:“方博,这是唯一能救你师兄的命的武功。我,有这么重要吗?“

“我不要什么武功秘籍,我只要你好好地活着。如果有一天我们能活着回到中原,你也可以再将这武功教给我师兄。现在,我只想你好好地活着。“

“罢了,我听你的,我算是折你身上了。“

方博看许昕同意学武了,自是开心地又将这石洞里里外外给探了一遍,竟然又给他找到了通往山脚之路。两人见这石洞各种设施齐全,又方便练武,便干脆也搬了进来居住。这样,许昕每日便在洞内运功学武,方博则外出寻找食物和过往船只。两人被困在这四周环海的海岛之中,海岛中岁月久长,想着今日练成也好,明日练成也好,都没什么分别,就算练不成,也打发了无聊日子。于是,许昕抱着这个成了更好不成也可喜的念头,居然进展神速,只短短五个月时光,便已将石岩左壁上所载的功夫参详领悟,依法练成了。

这一天,许昕站在石壁前对方博说道:“原来这《浩瀚》一书,应是分上下两册,上册,也就是左壁上的内容,主要是练气增元之术,也包括了剑掌身手法等诀窍,三位前辈似乎还在岩壁上绘了示范图示和简略批注。而下册,却记载着世间及其阴毒的几种武功,什么七杀掌,七杀指,修之固然可天下无敌,却也能使人心性变化,视善为恶,这种武功不学也罢啊。”

“那传说中可以解毒的武功呢?”方博眼看许昕练了浩瀚之武功后气色恢复的一天比一天好,似已完全恢复初见时的风采,便日渐记挂自己师兄。

“我还没说完呐。这也正是我意外之处。这右侧石壁上最后是有记载这一可解世间毒物的武功心法,但是你看这儿..”

“这里的石壁上的图案好像被什么人给抹去了!!!“方博又惊又气地喊道,“难道是萧远山或者慕容博又狂性大发将这个图案给毁去了?”

“不会。这个人的武功路数,看起来绝不会是以刚猛内力著称的萧远山的功夫,也不是我所学慕容家斗转星移的手法,看上去更像是一种繁复又飘忽的武功。难道,在我们到来之前,还有其他的人也来过?若是的话,那这人既武功高强又心肠歹毒,恐怕日后相当难对付啊。“

“那你和我师兄的毒怎么办?”方博皱着眉头问道。

“我的毒不碍事的,浩瀚上册的武功已经把我体内的毒全部逼到了灵涌穴处,除非有一天我遇生死关头真气守不住灵涌穴,否则,这一辈子都能活蹦乱跳地在你眼前蹦跶呢。“

“你少贫嘴,谁要一直看你蹦跶,看着就烦。“方博头一扭,嘴上却止不住的微微上扬。

“既是有人来过,那么有朝一日我们回到中原,当务之急便是去寻访打探,到底是谁曾经来过这东海孤岛。只要找到这个神秘人,我们或重金相求,或以武学秘籍相换,你师兄的毒也总能解得。”



评论(1)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