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三生三世第一世/HE】第四章 离别言未尽 姑苏城再起风云(上)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二章 (下)    第三章(上)

第三章 (中)    第三章 (下)

第四章 离别言未尽 姑苏城再起风云(上)

无论再怎么放慢速度,船也依旧到达了庐州。在船员们忙着搬运货物的时候,许昕拉过方博,笑着说道:“想不想去集市上去看看?“”想!我还没看过真正的集市呢。“

庐州城是江淮之间首屈一指的政治军事重镇,金斗河穿城而过,河畔建有小史港,贸易十分繁华兴旺。各地商贾运着大米陶瓷到此,卸货后又装上丝绸和茶叶等回去,这一来一往间免不了在此盘桓数日,一洗风尘之劳,于是酒店茶馆应运而生,戏子舞女各展本领各显风骚。方博惊喜地都不说话了,被街两旁层出不穷的新鲜玩样完全吸引了注意力,也不奇怪,虽是郡县,但在许昕眼中,汴梁在天子脚下,似乎反不及这里热闹。 

“哎许昕,你怎么又把你那个大叔面具给带上了?还穿成这样破破烂烂的。“”我觉得很好啊。“说着,还凹了一个自认为潇洒的造型。不过,看看眼前一身白衣的方博,虽然朴素,但剪裁的干净利落,衬的他俊美可爱气质非凡。再低头看看自己,许昕头一次觉得自己的这套”走江湖“装扮有点寒…碜…

方博不知道讨价还价这一说,经常有生意人看他年轻懵懂,张嘴就是漫天要价,方博不明所以就准备掏钱。许昕在一旁实在看不下去只能在一旁边和方博闲聊,边在手上用内力“捏石头玩“。小贩一看这凶神恶煞的大汉是和这少年一伙,便立刻准换了嘴脸降低了价格。方博不知道这其中奥妙,还一个劲儿的说着小贩真是好人。

一会儿工夫,方博钻进人群,买了一个糖葫芦出来,还没来得及吃,又挤进了人最多的地方。许昕也跟着挤进去,发现是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儿在表演杂耍,不同于什么胸口碎大石之类骗人的把戏,他表演的倒是实打实的技巧—顶碗和踢缸。一个个凳子高高地摞着,小男孩在顶端头顶着几个青花大碗,还要危危险险地做着抬腿倒立等动作。围观群众,个个为他捏把冷汗,看得目瞪口呆。

凳子下面,一个男人正敲着锣,大声的吆喝着:“大家来看啦!最惊险的表演,最卖命的表演!”看着观众越来越多,男人转头凶狠地对男孩说,“你给我小心一点!这么多人看着,不要出丑!要是演砸了,老子打不死你!”

大概是被突然一吓,小男孩腿一软,脚一滑,不仅青花大碗丁零当啷落地,凳子也劈哩叭啦掉下来,人也从上面摔了下来。围观群众一看演砸了,又怕被凳子砸伤,跳的跳跑的跑,四下散去。方博喊道:“小心!”话音未落,许昕跳起身,把男孩接住了。

许昕放下小男孩,那孩子非常害怕的对大汉说道:“爹!对不起!我再来一遍……”边说竟是边哭了起来。那大汉拿起手边的一根藤条,一鞭抽向男孩,大骂道:“你是故意的!你把碗全砸光了,把观众也砸跑了,怎么重来一遍?你分明是故意的,我打死你……”

方博看不下去,冲上前去,劈手抢掉了大汉手里的藤条:“你这是爹吗?儿子那么小,就要他做这么危险的表演,幸亏我们把他抱住了,要是从那么高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啊!你不安慰关怀他,还拿鞭子抽他?你还有没有人性啊!”

那孩子哭着开口道:”他不是我爹!他不是我爹!我根本不是这里人,我是被他拐骗来,天天打我骂我,逼我演杂耍。”说着捋高衣袖,只见他枯瘦的双臂上满是藤条留下的青紫血痕。方博腾然火起,将手中冰糖葫芦往小孩手中一塞,气呼呼地说道:”吃!”那孩子一愣,不知什么意思,只见他身子一晃,闪电般欺近那壮汉身边,也不见他怎样动手,就听“啪啪“几声,回过神来发现男人捂着脸颊满脸通红,原来是挨了几个耳光。 

那大汉一看自己当众受辱,“嗷“的一声大叫就向方博冲过来,右手食中两指弯曲,看样子直冲方博咽喉而来。许昕推开方博,右足一点,上了身后表演杂耍的桌子,那桌子上还放着一些表演用的碗啊碟的。许昕左脚一挑,一个盘子向那人面门飞去,那人抓住后回手一扔,盘子又向许昕飞去,势道凶猛,边缘直冲他面门大穴。

“哼,看不出来还是个练家子嘛。”许昕顷刻间将桌上十来只碗碟尽数踢出,那人抓不住,躲不开,眼见已退到围墙之前无路可退了,竟然突然一鼓真气,将盘子来势静止住,随后双手连挥,将盘子卷在自己掌风之中,用内力震碎后再使满天花雨的手法打向许昕。 

许昕一个扬手,就将这所有的碗碟碎片连同大汉自己的掌风,全部“转移”了过去,碎片一个个直插大汉身后的围墙上。“竟然能在短短的时间内完成在碗碟碎片边缘上毒再打出来,还是令人胆寒的双花剧毒,想不到当年以”毒行侠“叱咤江湖的龙三公子,如今竟然沦落到街头靠逼迫孩童卖艺为生了。”

大汉惊出一身冷汗,想自己以为“大隐隐于市”,隐姓埋名的一路打着卖艺的名号躲避仇家,难道对面也和自己有过渊源?再一细看发现对面人改头换面做了易容,自己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也看不出他的师承武学,却被瞬间点出了名号,更增一层恐慌。“双花剧毒以南疆两种少见天然剧毒花朵制成,虽原料只有两种花瓣,但两花所加比例的不同,会形成中毒症状和解毒方法大相径庭的七种毒药。沾染者轻则皮肤溃烂,重则立时毙命,今天在下只是为一个孩子打抱不平,就值得龙三公子如此大方使出成名之物,也真是太瞧得起在下了!”叫做龙三的大汉知道自己今天是遇见高手了,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一个翻身消失在了围墙后。

“你没事吧!“听到碗碟边缘有剧毒,方博赶紧上下扫视许昕脸上手上有没有受伤。”你好厉害,看一眼就知道有毒是什么毒!“

“你忘了,我说过我从小就喜欢看医书啊,解毒什么的最擅长了。“许昕一边说着,一边叫过那个在旁边默默啃着糖葫芦的孩子,“小子,长大了想当船老大吗?”小男孩虽然有点惧怕眼前这位凶神恶煞的的大叔,而且似乎也不知道“船老大“是个何物,但这一番争执之后也知道他是自己的恩人,怯生生的回答了一句“想。”

“我先把这个孩子送到船上去,你在集市上先转转,不要走远,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许昕抱起孩子,几个跳跃消失在了远处。

等到许昕回来时的时候,发现方博正趴在一个店铺的柜台上瞧什么东西瞧的入迷。过去一看,原来是镇上手艺人正在制作挂坠。看到客人光临,手艺人停下手中活,对二人说道:“挂坠里还可以写字,若是客人有什么想写的话,可以做入挂坠中留作纪念。”

“你很喜欢这种挂坠?”

“是啊很漂亮啊,而且店家手艺真的好巧,你看这江南烟雨画的多有意境,而且这大小正好可以挂在我的笛子上,只是可惜我的盘缠不多了。”

许昕从身上掏出银两,递给店家:“麻烦掌柜给我现场做一个吊坠吧,大小适合笛子的饰坠就行。“

“诶?你是要送给我吗?这怎么合适?你让我一路乘船过来没有收路费我已经很感激了,怎么能再收你的东西。“方博收回视线,慌乱的说着。

“时候不早了,你我也信守承诺安全送到了庐州。在下还有事在身,这就要告辞了。这一路得遇兄台,三生有幸。小小礼物不足挂齿,希望方公子莫要推辞了。“

“里面的内容,客人需要写字吗?“店家边制作边抬头插话道。

许昕拿起柜台上的纸笔,想了想,龙飞凤舞刷刷的写了一句话,递给掌柜,“就这个吧,空白背景处加点兰花就好。“

“那么,方博,有缘再见了!“

方博正低着头有些伤感,突然听到这“再见“,一愣神再一抬头,却已不见了许昕的身影。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后,掌柜的递来了挂坠,”好了公子。“
方博接过精美的挂坠,慢慢地念出了里面的那句话

“年少相知君莫忘。“

“嗯,许昕,我们会再见的。”

评论(3)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