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三生三世第一世/HE】第三章 擂台初见 去他奶奶的斗转星移(中)

第一章 爱恨难明 入世寻奇书

第二章 集市藏高手 荒漠遇恩仇(上)

第二章 集市藏高手 荒漠遇恩仇(下)

第三章 擂台初见,去他奶奶的斗转星移(上)

第三章 擂台初见 去他奶奶的斗转星移(中)

第二日一早,方博起床后,只发现了空空如也的房间,和桌上的一张字条。

“方博,昨日的男子最后使出了慕容家的家传绝学,斗转星移。但是这门功夫慕容家是断断不可能外传的,这世上除了已经疯癫的慕容复本人以外也再无人习得。事关家事,我先行一步,咱们姑苏相见。你到了慕容家以后报上我的名字,自会有人待你如宾。保重。”

“什么啊周雨,你不是还说凌波微步只有段誉一人会吗,我还不是学了。就为了这点事你就这么把我一个人抛下,到底还是不是朋友啊!”方博愤愤地收起字条,拿上周雨留给他的盘缠,准备一个人去江边碰碰运气。

来到江边后方博才真正感觉到了周雨的好,这一路上的投宿问路乃至衣食住行都是周雨出马,方博只要安静地待在一边等着就好。他初次下山,曾经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集市,如今在江边,看着这忙碌的渔夫船夫,这从没见过的一艘艘大船,方博不禁呆住了,他甚至都不知道应该去怎么开口询问去江南的路。没办法,方博只能坐在江边,呆愣愣的看着眼前这无边无际的长江。长江对于方博来说也太过奇妙,有时它平静的像一面铜镜,有时又满耳都是激怒的涛声。

原本在天山上的日子对于方博来说就很安逸,有时他甚至能对着山谷一个人或吹笛或发呆地坐上一天,因此不知不觉中当夕阳已经快要接近远处的江面时方博才发现自己就这么浪费了一整天时间了。岸边驶来了几条大船,逆着夕阳的光芒中,一个男人敞着短衣迎着风站立在船头,船下的几个人似乎在处理着什么东西。男人回头看见了一个人站在岸边的方博,一纵身从高高的船上跳了下来。

“我们在弃尸哦”

“哦”

眉毛一挑,“你不怕我?”

“我饿了你有吃的吗?”

等到方博坐在甲班上的小桌前狼吞虎咽的吃下了两个馒头后,才想起来认真的看了一眼这大船的船主准备道谢。

“哎哎哎?你不是…昨天擂台的…咳咳咳…那个大叔?“最后一口馒头还没咽下去就惊异的开口让方博差点做了一个饱食噎死鬼。

“大叔?“男子眉毛狠狠地挑了两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摸摸自己的胡子,笑着说道,”小兄弟一个人在江边做什么呢?“

这么一提方博想起了正事,连忙拱手施礼道:“大叔,我想去泸州,请问您的船是去往何处。“方博还是留了一个心眼,没说出自己真正的目的地。

“哎呀太巧,正是泸州。“男子说着还一拍掌做着惊讶状。

“那大叔可否载我同行呢?“方博听不出来这里面的装模作样,虽是问句但已经掩饰不住自己的高兴劲儿了。

“可以是可以啊,不过你能付我多少船费呢?“

“呃….我身上只有五两银子,留下我下船后的花销,我大概只能给您三两银子….“方博虽然没什么钱的概念,但他也知道以汉口到泸州的距离,坐船的话是远非三两银子这个数目的,所以这句话也是越说声儿越小,最后脸上也可疑地泛起了一片红。眼看眼前的船主不吭声,方博立刻接着说:”或者我给您做船工做伙计抵船费。“

“算了,我们这船多你一个也不多,我也不要你钱了。看你握着笛子,江上寂寞的时候给我们吹曲解解闷吧。对了你叫什么?“

“我叫方博,多谢大叔!“方博一记深鞠躬,差点就要像在山上对师兄那样一头扎进怀抱去欢呼了。

“方博你先在这里待着别乱跑。哼大叔大叔,我告诉你啊,我叫许昕,以后要是再叫大叔我就把你从船上扔江里去喂鱼去。“说着,竟然转身气呼呼的走掉了。

“什么嘛,明明就是大叔啊。“方博看着突然生气的好心船主,偷偷地做了一个鬼脸。

一个人的方博闲来无事,先将这船的甲板左左右右都走了一遍,新奇没见过的东西也都摸摸敲敲试探过一遍后,便靠在船头的围栏上,背对着江水,吹起了自己心爱的笛子。“不知道师兄和师妹怎么样了,师兄的伤有没有好转,毒会不会因为这次的受伤而发作。“思念着山上的张继科和陈圆圆,方博的笛声中也渐渐地带上了一丝忧愁感。许昕换好衣服回到甲板上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银色月光下方博闭着眼睛在安静的吹笛的样子。江风吹着他脑后的红色发带随风飘舞,每一个旋律都似乎带上了灵性正围绕着这个少年起舞。所以,在那一曲的最后一个音结束的时候,许昕才开口喊道,”方博。“

方博抬起头望向声音的来源,月光下,一位年轻的公子,轻袍缓带,手摇折扇,相貌俊朗,温文而雅之中却又带着三分随意。那个人施施然走向他,带着慵懒的笑意。直到走近后,方博看清了月光下他的眼睛。那一刻,远处岸上,有钟声远远响起。有什么似乎在生根,有什么别样的情绪似乎在泛起。直到多年以后方博在回想起这个月夜的时候,仍旧多了很多往日没有的味道。

“方博,发什么愣呐。“

“你是…大叔?“方博这句话自己说的都不可思议,但是听声音又确实是许昕。

“我好像说过你再喊我大叔我就把你扔江里去。“

“你真的是许昕?“

“我只是去掉了装扮,换了一身衣服。怎么,不认识了?“

“原来你长得这么好看。“

许昕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走吧,我可不想大晚上在甲班上吹风。“

进到船舱,许昕笑着说:“今天我辞退了一个不太勤快的伙计,明天才有空出的房间,所以今晚就要委屈你在我房里打个地铺了。”

“没关系,大大大…哥。”差点觉得自己要被扔出去喂鱼的方博总算没把大叔喊出口,“你能收留我已经很感激了。”

“反正就今天一个晚上,不如我们俩挤一挤凑活一晚。”即使没有镜子,许昕觉得自己此时脸上的笑容肯定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怀好意。

“好啊。”说着方博就爬上了床铺,看着愣在一边的许昕没反应,还啪啪拍了拍身边的空位,“愣着干嘛,我只要一点点地方,不会挤着你的。”

许昕本来是想调戏一下这个看上去清秀呆萌的小子,谁想到现在看起来反而是自己被“调戏”了。许昕反应了好一会儿,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你这一路上不会都是和那个什么‘周雨’这样睡的吧!”

“其实一个房间是可以省好多盘缠呢,但是周雨实在是打鼾太严重了。”方博说着打了一个哈欠,竟然就这么迷迷糊糊睡着了。

许昕现在才有点相信吃饭时方博说的“这是我第一次下山“这句话。”真是个傻小子啊,就那么相信我吗…..“看着方博熟睡的完全不设防的脸庞,许昕将两人的被子压好边角,轻轻叹息道。

说起来奇怪,许昕第二天以人手实在不够的理由,又请了一个伙计。虽然方博一再表示自己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力气活还是能做的,但许昕一句“有钱,任性“就这么给驳回了。所以,这一路的每个晚上,两人都只能这么”凑活“着”挤一张床“。方博倒是不在意,床确实比地铺舒服了不少,而且睡不着的时候还能听人讲江湖上的故事,觉得有趣的紧呢。

“怎么还没睡?是不是今晚风浪太大颠簸的睡不着?“许昕一身湿漉漉的进门后就发现方博正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床上发呆。

“是啊,我想吹笛子都颠的吹不成调呢。船没问题了?“

“恩,应该是没问题了。“说着,许昕脱下了湿透了的长衫和里衣,背对着方博换着衣服。

“咦,你后背为什么有个狗头?“

听到这话的许昕一瞬间有点慌乱,“要死我怎么会犯这种错,在这小子身边我竟然已经放松成这样了吗。等等,狗头是什么?“几秒钟之内许昕的心理起了几个大转折,但他继续穿着衣服,不经意的说,”不知道,从小就有。“

“方博,你和周雨怎么认识的,你们关系很好呢。“平躺上床,悄悄的转移话题。

“谁和他关系好,留了一张字条就抛下我自己跑了。“想到这事方博突然想起了什么,”许昕,你那天擂台上使的功夫是不是斗转星移?“

一晚上许昕第二次瞬间陷入了慌乱。“你不是不会武功的吗?“

“我是不知道啊,是周雨说的。他说斗转星移是慕容家的家传绝学,江湖上已经没人会了。“

“这个周雨不简单啊,那天突遭偷袭情急之下使出了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斗转星移,论招式的话更是只使出了不到一成。就那么几个动作竟然还是被他一眼看出来了,看来我还是不够小心啊。“许昕没答话默默的在心里盘算着。

“你真的会斗转星移吗?传说中的慕容家的成名之作啊。”方博看许昕不说话,将身子凑到许昕面前,一脸期盼的追问着。

“是啊,机缘巧合之下学到了。“

“讲给我听听嘛~~昕哥~~反正你也睡不着~~“方博使出了自己最擅长的对师兄的撒手锏。

许昕想了想,把手搭在脑后枕着,说道:“那我说了,你可不许笑我。“


评论(4)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