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总

【昕博】浩瀚 【武侠AU/三生三世第一世/HE】第一章 爱恨难明 入世寻奇书

第一章 爱恨难明 入世寻奇书

五月初夏,正是天山山脉往年的大好时光。一连几天的阴郁后,这几日阳光明媚,山路沿线翠叶泼洒,仿佛进入了翡翠世界。停走之间,耳闻小鸟鸣叫,松涛声声。怀抱着刚在山下集市卖完的酒罐子走在山路上,方博此刻愉快的心情根本不能够用言语来表达。

“啊好累啊,今天在集市站了一天,这几个空罐子也好重啊。这么走回去肯定就赶不上晚饭了。”方博四下张望了一下,“反正也没人…”说着,方博抬头向着阳光眯了眯眼睛,弯腰伸手,做了几个动作,突然绕树而跑,越跑越快,身形一起,跳上一个树梢,又从这一棵跳到另一棵,转眼就不见了身影。当真是身如飞鸟,捷似灵猿,抱着两个大大的空罐,在树上奔腾跳跃,满枝树叶,竟无一叶落下。

放下空坛,交上铜钱银两后,方博和一位粉衣姑娘并肩向山头走去。那姑娘也是约莫十六七岁年纪,一身桃粉色衣衫,笑靥如花,阳光照在她白里泛红的脸蛋上,更映得她容色娇美。粉衣姑娘笑着对方博说,“师兄找了你好久了,你赶紧想想怎么跟师兄解释你现在才回来吧。”方博从怀里掏出了一只发钗,递给眉眼弯弯笑颜如花的姑娘,狗腿地说着:“这不是给你挑礼物耽误了吗。好师妹,师兄那么疼你,待会儿帮我说说好话,啊?“

“我凭什么要帮你说好话啊,我今天练功还刚刚被师兄训了呢,他正在气头上我可不去点火。“

“别别别,陈大姑娘,你看这发钗虽然不是玉石也不是金银的,但也是师兄我千挑万选出来的。“

两人正说笑间,山背后突然飘来一阵笛声,清亮激越,片刻间便响到近处,山坡后转出一个宽袍大袖的青年男子,形貌高雅,双手持着一枝短笛,凑在嘴边吹着。

“师兄。“

“小博,怎么现在才回来。“男子拿开短笛,一挥下摆,坐在了一块青石上。

“啊我去厨房端菜,一会儿就喊你们开饭啊。“粉衣姑娘对着方博做了个鬼脸,一溜烟跑走了。

“陈圆圆你!“方博拿这个古灵精怪的师妹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往师兄脚边一坐,抱着男子的腿开始撒娇,”师兄,我在集市上玩了一会儿,求你轻罚~~“

“哦?那今天集市上有什么好玩的?“

“师兄,今天有个好可爱的七八岁小姑娘,说她好喜欢我要嫁给我呢。“

“你怎么回答人家的。“

“我…我就跑掉了…..”

“……..”师兄刚想摸摸少年的头的右手就这么停在了半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后,大手还是按在了少年的头上,”你竟然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调戏了,还跑掉….”

“师兄,你有过爱上什么人吗?”

“当然有,很久很久以前了。“

伏在男子膝头的少年一骨碌直起了身,望着自己依旧英俊不凡的师兄,不解地问:“那怎么这么多年只有你一个人?难道她死了吗?所以你才隐居在这儿?”

“没有,他很好地活着。”

“那你怎么不去找她?师兄你武功那么高强长得又好看,天下怎么会有女子能拒绝的了你?”

“是我拒绝了他。从此不打扰,不想念,现世安稳,各自安好,也很不错啊。“师兄没有再说话,只是再一次将短笛拿到了嘴边,望着脚下的山谷,静静地吹起了方博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

忽然间方博觉得眼前一花,只觉得一道黄色身影从面前闪过。

“师弟,原来你在这里逍遥自在啊,这十年可是害的我和师兄好找啊。”方博四下张望,并没有人影,但却清晰地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而且是一个相当好听的女人的声音。“师弟?难道是大师姐来了?”方博心中犯着嘀咕,身边的师兄却一把将自己护在了身后。

“师姐,好久不见。既已相认,何不出来见上一面。”

话音刚落,一位黄衫女子便悄然现身,轻风动裾,飘然若仙。“师弟,十年前你离开灵鹫宫之后,我便每日里好生挂念你。这十年里我和师兄在大漠和边境一直在找你,没想到原来你根本就没离开天山,一直在这偏峰里隐居,真是让我们好找啊。”

“师姐,当日我已在众人面前发誓,今生不会再踏足灵鹫宫,难道你还不肯放过我吗?”

“师弟,不要说你一人通学了我们逍遥派所有的武功绝学,单就你这师父独生子的身份,就算师兄心胸广博,但在小辈们眼里,他这掌门可是不怎么服众啊。”

听到这里,方博才反应过来,这位大师姐,今天不是来叙旧情,怕是专门来挑事的。他从身后闪身,一步跨在了师兄面前,双手一栏,说道:“不许伤害我师兄。”黄衣女子右手一挥,方博便觉得双膝一软,全身似乎气血逆行起来,立刻跪倒在地捂住了胸口。

“这小子竟然没有内力?!哼,师弟你果然是武学奇才天赋异禀,这十年里竟然将凌波微步这个需要深厚内力才能练成的顶级武功,改良成了不需内力就可施展的步法。今天要不是这小子在山间施展了本门的绝学,我还真要再一次路过师弟家门却不自知呢。”

听到原来是自己下午因为偷懒施展的轻功引来了师兄的“仇家”,方博在心中叫苦不迭,正要站起身为了师兄拼命时,被人温柔地搀扶了起来。

“师姐,这十年我再没踏足江湖,你也看到了这孩子我也只是教了他逃跑保命的招式,请师姐看在我们往日的情面,念在师父他老人家对我们的养育之情,不要打扰我们的生活吧。往后,只要师姐愿意,继科我随时在这山头为师姐斟酒吹曲。”

“张继科,十年了你还是不明白我的心吗?10年前我让你跟他走,但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很明显我错了。所以这一次我是不会再放你走的!”

“师姐,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但无论是十年前还是现在,我恐怕都恕难从命了。”

似乎是觉得在晚辈面前被拒绝丢了脸面,又似乎本来就决定先下手为强,黄衣女子伸手便往张继科肩头抓来,张继科当即沉肩侧让,反手拨开女子衣袖,使出了“天山六阳掌”中的一招阳关三叠。黄衣女子见张继科出手,急运内力,拍向了张继科胸前天鼎、神藏、神封三处大穴。这三个穴位乃是人体阳气行经的重要穴位,也是天山六阳掌招式的脆弱之处。

方博虽然不懂武功,但他从小就熟读了逍遥派的武学秘籍,自是知道两位师出同门的高手对决,都是对彼此武功的薄弱之处了如指掌,想到这儿他不由地为张继科捏了一把汗,只恨此时自己不能上前相助。

二人相斗甚久,虽说逍遥派的武功以轻灵飘逸、闲雅清隽闻名,但二位顶尖高手的招式仍旧是掌风扑面,方博抵挡不住,只好退到稍远处的石阶上。只是,突然的一声痛哼,张继科被黄衣女子一掌打中后心,一直退到石阶处,又从石阶上滚了下去,直滚到二三层之间的平台才停了下来。

“师兄!“”师弟!“两人同时惊呼奔过去,黄衣女子领先了一步,扶起张继科的上身后,伸手一拉衣袖,手腕间赫然一道延伸到臂弯的浅褐花纹。

“师弟!你的伤竟然一直没有疗好?难道没能和他在一起,你就这么作践自己任由自己某一天毒发身亡吗!“

“师姐……我没事……多谢师姐手下留情…….”

石屋里,张继科紧闭双眼躺在了床上,脸色煞白嘴唇也毫无血色。一边的陈圆圆正握着他的手伏在床边嘤嘤哭着。

“大师姐,你刚才说的伤是怎么回事,毒发身亡又是怎么回事?”

“你们都不知道?十年前,你师兄他中了一种西域奇毒,当时我按照咱们逍遥派医学书籍里的法子用银针封住了他的毒素流转。前辈说,银针之法只能暂时封毒,若是要根除此毒,只能用一种武功每天运功疗伤。”

“什么武功?”

“我也不知道。当时的前辈只是说,那门失传的武功只被记载在一本叫做《浩瀚》的武学秘籍中。可是我们当时访遍了天下所有的高手,不要说见过,甚至没有一个人听说过这本书。师弟当时离开灵鹫宫的时候,说他们两人会继续在江湖寻书,我那时候想,以他们二人的武功,一人已是天下难敌,二人相伴自是能事半功倍。没想到,十几年过去了,他竟然说他十年间都没有下过山,更不用说找书疗伤了……”

“大师姐,我想求您一件事。“

“你叫方博吧,我听掌门师兄说过,继科他也好像很疼你,什么事但说无妨。“

“师弟想求您留住这里照看师兄和师妹,明日起我就下山,为师兄去找这本奇书。“

“你?你不会武功。江湖险恶刀剑无眼,我怕师弟醒来会怪罪我让你一人下山啊。“

“师姐下午所见,我的凌波微波功力如何?“

“凌波微步每踏出一步,都与内力息息相关,决非单是迈步行走而已,若不是内功深厚之人,将凌波微步强行走起来,可能甚至会造成自绝经脉的危境。师弟将我们逍遥派这门武功改良,没有内力之人也可以使出这步法,但是也只能将将作为保命逃跑之用。”

“既能保命,师姐还担心什么呢。更何况….”方博将外衣掀起一处衣角。

“师弟果然是相当疼你啊,怕你卷入奇诡险恶又身不由己的江湖,没有教你武功,但是却将我们这逍遥派的宝贝给你穿在了身上。这金蚕衣不仅刀枪不入,甚至可以抵挡化去一流高手的部分内力,怪不得我下午虽看出了你的步法但并未看出你武功修为究竟如何。但他没想到,我的出现,还是将你送进了这个爱恨的江湖。如此,师姐再送你一块令牌。有了这块令牌,你在遇到险境时可以请灵鹫宫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教众助你一臂之力。”

“多谢师姐。师弟明天一早便启程下山。”

“我先回一趟灵鹫宫,取一些滋补汤药来。”等方博再回过神来,黄衣女子已不见踪影,远处声音却传到:“今晚好好陪陪你师兄吧。”最后一个“吧“字已是从几十丈之外传来的了,逍遥派轻功之高快,令人骇异。


评论(7)

热度(23)